系上助理被姦了…

时间:2021-02-18

时间:8月底,暑假尾声。

地点:南港某科技大学。

  为了办理系上的各项业务,学校里的每个科系通常都会聘用一位助理。机械系请了一位助理小姐,她叫做Ting婷。是本校的毕业生,已经在系上工作多年了,已婚;有一个小孩,是一个长相;身材都普通的人妻熟女。但是像机械系这种都是臭男人,尤其都是中年男人的系所,Ting是唯一的女人,和其他男同事的老婆们相比,又年轻了许多,所以还是颇受这些男同事们欢迎。

  有一天晚上八点左右,大部份系上的人都走了,吕小姐由于最近在整理系上的评鉴资料,所以这天加班留到较晚还没回家。就在吕小姐正忙着将资料输入电脑时,已经上锁的系办公室突然发出钥匙转动的声音。

「这时候还有谁会还来系办公室呢?」吕小姐正觉得很奇怪。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,进来了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。

「噢!刘主任,你怎幺还没回家啊。」吕小姐的问道。

进来的中年人原来是学校机械系的主任,名叫刘孝中,是一个个子不高的中年人。

「嗯,没办法…最近为了评鉴实在是太忙了,要準备很多资料!我要用一下影印机。妳也在加班啊!辛苦了…」

刘主任走向影印机,正要开始操作机器。

吕小姐一看时间已晚,于是收拾好皮包,对刘主任说道:「主任!我现在要回去了,麻烦你要走时帮我锁一下门。」

「请等一下,吕小姐,影印机好像有点问题!不能印了。」

「我看一下」Ting走到影印机旁,弯下腰去检查着机器。

就在吕小姐蹲下去检查机器时,身后的刘主任看着吕小姐翘起来的屁股,突然有股冲动,很想摸上一把,但是又没勇气,于是绕到吕小姐旁边,由上往下,由Ting敞开的领口企图看看T-shirt�的乳房。Ting的乳房其实并不大,但是就因为不大,所以即使生过小孩,乳房并没有下垂,还算坚挺。其实臭男人都是这样子滴,能看看女人的奶子,不论奶子大小,瞄一阵子,都觉得很爽、觉得赚到了。

虽然刘主任只是看了十几秒钟,但觉得Ting的乳房又白又嫩,虽然只能够看到北半球,还是让他的喉咙不自觉的嚥下口水还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,自己都感觉出自己的下体开始起了变化。

吕小姐在检查影印机时,一转头,突然瞥见身旁刘主任的裤档开始澎起,已是人妻的她当然知道是发生什幺事了,只想赶快弄好影印机,马上回家好避开这种尴尬的场面。

「主任,好了!我要走了」吕小姐急急忙忙的拿起皮包就要走出系办公室。

刘主任看到她要离开连忙走过去,不知道从那里生出的勇气,也许是色慾薰心,忽然从后面双手抱着Ting的细腰。

「主任,干什幺!不要这样子!快放手!」Ting被刘主任这一意外的举动吓坏了,挣扎着想逃脱刘主任的拥抱。

但是刘主任非但不放手,反而将搂着腰的一只手移到Ting的胸部,用手掌按着Ting的一边乳房上,并且轻轻揉捏起来。

吕小姐虽然害怕,但是对方是主任,想到自己的饭碗,竟也不敢大声喊叫,只能扭动着身体,企图挣脱对方的魔掌。

刘主任再也忍不住了,一手突击她的双乳,用力搓揉。一手关上办公室大门并且上了锁。

「主任,你干什幺!喔……不要这样子!放开我……」Ting不断挣扎,语

无伦次的喊叫着。但是学校还在放暑假,晚上根本没人,也没有人会听到她的叫声的。

刘主任一手抓住Ting的肩牓,一手隔着衣服继续在Ting起伏的酥胸上揉搓,此时的她大脑一片空白,乳房被揉捏得好疼,却不敢抵抗,只有痛苦地扭动着身躯。

「Ting…你最好明白你现在的处境,妳的工作…考绩…都在我手里,现在不景气,工作难找,你最好乖乖听话。小孩子都生了,又不是没被人摸过、干过!摸一下又没甚幺损失。」刘主任脸带狰狞的威胁着Ting。

Ting感觉身子一阵阵发冷,浑身无力,心想今天可能完蛋了,双眼恨恨地看了一眼刘主任丑恶的脸,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悲哀,脸色煞白,不禁哭出声来。哀求着刘主任:

「不!不要啊!主任!求求你,饶了我吧!!我…求你……」

刘主任扳过Ting的身子顶在墙上,双手紧紧搂住Ting微微颤抖的娇躯,一边威胁着Ting:

「乖一点…只要你听话让我爽,我会对你们温柔点的……就当做被妳老公干了。被我干一次,又没甚幺损失,以后有妳的好处。」

「不!放开我……放开我……饶了我吧!」Ting语带哀求的哭着,低声的向刘主任求饶着。似乎已经放弃了抵抗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Ting今天的打扮和平时差不多,上半身穿了件薄薄的短袖T-shirt,下半身穿了一条紧绷绷的牛仔裤。刘主任见Ting的叫声渐渐小了,就把右手伸进了她的裤子里,握住了刚才勾引着他的浑圆的屁股缓缓搓捏着…Ting的身体还在挣扎,这样子的感觉倒像在配合般的扭动,让抚摸臀部的刘主任更加的舒服。Ting又气又羞的脸胀好红好红,粉红的小嘴的微张着,刘主任见状就深深的吻了上去。将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,尽情的搅动,缠绕……右手仍旧在她牛仔裤中捨不得放弃的抚摸着Ting滑嫩的臀,左手解开Ting牛仔裤的扣子,缓缓拉下铁拉链,隔着小内裤把手轻轻的按在Ting突起的阴部。

「不!不要,不要……」Ting无意识的说着,并且抓住了侵犯她下体的魔掌。这时,泪水已经开始从Ting的眼角渗出来了。刘主任正享受着温香软肉抱满怀的美妙感觉,那里管得了那幺多,只顾得来回的在Ting的颈项及耳珠间亲吻着,口里更情不自禁的发出了淫贱的”啧…啧…”声音。

「晤…晤,不…不要啊!求求你吧!………不要呀……放过我吧!」Ting还苦苦的哀求着。

刘主任脸上的表情变得狰狞起来,厉声说︰「乖一点…让我爽一下就没事了,别逼我动粗。」

说完就把Ting推倒在沙发上,立刻扑到她的身上,把她压在沙发上面,Ting想用手推开刘主任,可是刘主任力气很大,Ting根本挣不脱,挣扎的力气也越来越小,

「你乖乖听话,给我干一次就好,不用怕!」刘主任说,他跨坐在Ting身上,把Ting的T-shirt脱掉,又扯掉她的胸罩,露出两颗不大但是浑圆的乳房来。刘主任用手搓着Ting的奶子,一边说︰「哗!奶子虽然不大…但是摸起来还满爽的!」接着就趴下去,舔起Ting的乳房来,Ting心里虽然百般不愿意,可是这时候却因为恐惧而吓的不知道如何反抗,刘主任湿滑的舌头舔上来,Ting只觉得非常噁心。刘主任用舌尖挑逗着Ting的乳头,缓缓的绕着圈圈,从四周舔向中间粉红色的乳头,一手按住Ting的另一只奶子揉弄着,另一手却慢慢的解开Ting的牛仔裤,在Ting光滑的腹部抚摸着,老练的手法和他平日温和老实的态度完全不同。Ting被这样的刺激弄得呼吸渐重,可是却不敢哼出声来,在刘主任脱去她的牛仔裤和内裤时,她还不自觉配合的抬了抬身子,让刘主任脱得顺利些。在几分钟的时间里,刘主任已经把Ting的T-shirt;胸罩和内裤、牛仔裤丢到茶几上,露出她雪白光滑的身体。Ting赤身裸体、一丝不挂地瘫倒在沙发上,被扒光后的身体每一个部位都强烈地刺激着这头色狼高涨的性慾。压在Ting身上的刘主任挺起腰身,迅即脱掉自己的衣物。

「乖!不要怕,一次而已,我会干得你很舒服的。」刘主任在Ting的耳边轻声说︰「要是不乖,别怪我………」

刘主任半威胁半挑逗的语气,让Ting的态度慢慢软化。她闭上了眼,心里想着︰「忍耐,忍耐!」希望整件事可以很快就过去。

刘主任的舌头舔上了Ting的耳垂,他拨开了Ting的短髮,由外到里、仔仔细细的舔起Ting的耳朵来,那是Ting的敏感处,她的身体略略颤抖了起来,轻声的叫着︰

「不要!不要弄那里。」

当然刘主任是不可能理会这种抗议的。两人的身体紧紧相贴,刘主任的手紧紧抓着Ting的乳房,还不时地捏着Ting敏感的乳头,更加刺激着Ting的性慾。Ting夹得紧紧的腿也越来越无力。

「你这里很敏感嘛!让我看看另外一边。」刘主任在Ting的左耳舔了几分钟后,扳过Ting的头,换另外一边去舔,这时候Ting已经被逗得快受不了了,可是刘主任还是继续在逗弄她,刘主任灵巧的舌尖在Ting敏感的耳内搅动着,他的舌头力道恰到好处,Ting忍不住拚命甩头想逃开,可是刘主任固定住她的头,逼她接受挑逗。同时刘主任也扭动着身体,把自己的身体在Ting细嫩光滑的身体上摩擦着,让Ting的全身都感受到刘主任的刺激。

刘主任又在右耳舔了许久,Ting全身都发热了。刘主任已经慢慢地逗了Ting很久,Ting全身都发热起来,呼吸几乎成了喘息,刘主任的唾液把Ting的脸都弄湿了,Ting鼻中尽是刘主任唾液的臭味,一股的噁心味道。

「呜」Ting羞辱地哭泣着,无奈地扭动着赤裸的身躯。白嫩的乳房随着急促的呼吸和轻声的哭泣而上下起伏、滚动、颤抖着。两粒娇红、鲜嫩的乳头,如同两粒熟透的红樱桃在站立在乳房上。刘主任低下头,将头埋在Ting饱满的双乳间,尽情地嗅闻着这熟女人妻温柔的体香,并在这人妻的乳房上肆意地亲吻着,舔舐着,从下至上,四处乱吻,乱舔,直到将一粒鲜嫩的乳头含入口中,贪婪地吮吸起来,像要从中间吸出奶一样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刘主任的手慢慢的伸到Ting的双腿之间,指头伸入了已经湿滑的肉缝中,Ting这时候才发现刘主任的动作,想要夹紧大腿,却已经太慢了,刘主任已经把指头按上了Ting的阴核,Ting喘息着哀求说︰「不要,不要!不要摸我那里……不要…呜」

刘主任淫笑,一边用手指在Ting的阴核上搓弄,一边在Ting的耳边说︰「放轻鬆,不过就给我干一次而已嘛。」

「真的,就一次而已?」Ting哭着说。

「真的啦,大家高兴一下,不用怕嘛。大家都会很爽的」刘主任说。

刘主任一手抚摸着Ting的双乳,一手不断轻抚着Ting的阴户,

「不不……不要……」Ting嘴里说着,身躯却配合着刘主任的动作。刘主任不断揉搓Ting的阴部,Ting感觉阴户浪潮翻涌,说不出的舒服。一会儿工夫,已经湿了一大片。乳头也胀硬了起来,看起来更像粒红葡萄。

刘主任见时机成熟,马上将一根手指插进了Ting的小穴,并做起抽插的动作。Ting虽然千万个不愿意,但她的淫水,此刻却不受控制的,大量从阴道内溢出来了。而刘主任当然亦感受到从Ting的阴道内渗漏出大量的浪汁来,这时,他更缓缓把那根指头抽出,而那根指头,这时已是湿透了,黏黏滑滑的液体沾满整根指头来。而刘主任更下流得把那根指头贴近了Ting的眼前了,还变态的说道:

「看啊!还不是出那幺多水来……很爽吧……哈…乳头也胀的这幺大……我看妳也满骚嘛…妳老公有没有这样子插过妳啊……」

接着,他更用力地把Ting双腿张得更开,他贪婪地看着Ting那小穴,两片肥美的阴唇,已经被手指插的微微的张开来,而中间那娇嫩而带鲜红色的肉缝,更是溢满了淫水了,刘主任一直看着Ting那粉红色的,鲜嫩的小穴。,而Ting却只能用仅余的力气,扭摆着身躯,希望能争脱开眼前的这只色狼。

这时,刘主任一面手指插着Ting的小穴,一面喃喃的道:「啊!真想不到,已生过了孩子,这里还能那幺粉嫩啊!」

这时Ting在刘主任双手的进攻之下,身体的防线和心理的防线都已经崩溃,而且阴核上阵阵趐麻酸痒的感觉,更让她无法控制。刘主任手指的动作由轻而重,由慢而快,Ting很快的就有了快感,她的牙齿紧紧地咬着鲜红的下唇,不让自己发出呻吟声,可是随着刘主任的动作,Ting越来越紧张,因为她感觉到身体越来越兴奋,自己蜜穴里流出大量的淫水,在刘主任做手指运动的时候发出难为情的声响,Ting的脸越来越红,身体也变得火热,Ting腿愈张愈大了,从紧闭的口中发出哦哦的呻吟声,小脸不停的左右摆动。

「啊别这样呜不要不要这样呜求求你不要这样弄我呜好难过我…别嗯别插了」Ting不断地求饶。

刘主任眼见身下一丝不挂,掩面而泣的Ting,在他的淫威下颤慄着,心里不禁得意起来,觉得自己眼光没错,请了这幺一位助理,以后上班无聊时就干她一砲,压力全消。想到这里…他更加卖力的挑逗着Ting,,一边刺激着阴核,另一只手指又伸进Ting的蜜穴里挖弄着。

「哦……」Ting开始呻吟起来,她想不到刘主任的手指并不算粗长,但是插穴的动作却让她非常舒服。这时Ting全身发热,小穴十分滚烫,脑子似乎全是男人的大肉棒……

刘主任继续用指头抽插,Ting被插的愈来愈爽,慢慢由仰卧改为趴在沙发上,头部埋在椅垫里,双腿极力张开,臀部微微翘起,发出想要做爱的呻吟声:「呀……哦……唔……」并且全身抽搐起来。

刘主任把又把指头加至两根,往Ting的阴道内插去,他不停地抠挖抽动着Ting的阴道,这使得Ting正盛满着淫水的阴道内发出了”唧…唧…”的声响。

终于在刘主任的进攻下,Ting达到了第一次的高潮,翻身她伸手抓住刘主任的身体,喘息着说︰「不要了!求求你,啊!我不行了!」

「嗯……好痒…………不要这样!……啊!……不要!……啊…别伸进去!……求你了!…求…求…求求你!………」

Ting无力的尖叫着、呻吟着、喘息着。用尽力气扭动着细腰和屁股,希望摆脱刘主任的嘴对自己的攻击,可是Ting扭动的裸体看在男人的眼里更是诱人,只会让男人愈加的兴奋和粗暴。刘主任看的血脉喷张,他把Ting的两片大阴唇翻的更开,舌头用力的舔着大阴唇的内面,舔的Ting不停的淫叫:

「不!…不要!………不…不要!…好难受!………啊!…救命!…」

只见沙发上一个赤裸裸地人妻大张着雪白的双腿,两腿间被一个中年男人尽情的玩弄,整个房间里充斥着女生娇媚的哼叫,Ting无力的抓着椅垫,忍受着来自阴唇里面的性攻击。随着Ting的哀求声越来越小,从她的蜜穴里渗出的浪汁也越来越多,顺着阴唇流到肛门…大腿…屁股…一直流到沙发、地上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这时候Ting雪白的臀部频频挺动,蜜穴里的软肉不停的蠕动收缩、阵阵颤抖,Ting忍不住失声叫道:

「啊…啊……不行…了……」

接着Ting的蜜穴就是一阵湿热,射出了一股滚烫的又粘又稠、又滑又腻的淫液,身体无力的瘫倒在沙发上,

刘主任见状终于忍不住了,于是挥舞着早已蓄势待发的粗大肉棒。淫笑道:

「舒服吧!想要了吧!刚才还装正经…看不出妳还真骚…用手指头就高潮了。先让妳爽了…接下来换我爽啦……」

高潮后的Ting已经全身无力,再没有力气去反抗。刘主任看着这时泪水未乾却又因为高潮而满脸通红的Ting于是更加兴奋了,再次向着Ting的红唇吻下去,那双无情的魔掌,抓着Ting的双乳,刘主任的呼吸,已显得越来越沉重,他的慾火,已到了要宣洩的时候了。于是在Ting耳边轻说着:

「嘻…嘻…嘻!亲爱的Ting!想要被我干对不对?我要来了,就让我那根棒棒填满妳那粉嫩的浪穴吧!妳要好好的享受呕…」

「没……没有!啊………不!不行啊!求求你,啊!」

Ting感觉到刘主任火热的肉棒已经顶在蜜穴口,準备要进入自己的体内,口头上却仍然抗拒着,但是口头上的抗拒当然不能阻挡刘主任,Ting心知自己就被他用肉棒姦了。

刘主任提着他那巨大的龟头,对準了Ting的蜜穴口,并把Ting那两片已相当湿润的阴唇顶开来,随着Ting的哀求声,刘主任那根肉棒,已噗吱一声的,半根粗大的肉棒,已插进了Ting的阴道内了。这时,刘主任长长呼了一口气!兴奋的说道:

「喔…啊!很紧啊!亲爱的Ting!没想到生过了孩子,妳这里仍是那幺紧啊!真棒呀!真棒呀…夹的我好爽……好美的穴…」

接着,刘主任使劲的向前一挺,再噗吱一声,他那根丑陋的肉棒,在淫水充分的润滑下,已完全插进了Ting的阴道里,而那张牙舞抓的龟头,更无情地撞击到Ting的子宫去。刘主任那种粗野的侵佔,使得Ting头向后仰,张开了小咀发出了痛苦无奈的呻吟声,身体似乎要被肉棒贯穿。

这时,刘主任正享受着Ting阴道内带给他那快感,那温暖而湿润,娇嫩紧凑的阴道壁,包裹着自己那根肉棒,而眼前这个熟女,他早就想惩罚她,惩罚她平时不把他这个主任看在眼里,老是顶撞他。想到今天干了她,不但惩罚了她,还让自己干的爽死了,而且身下的女人更还是别人的妻子,那具本来只有她丈夫才能独享的成熟少妇娇躯,现在却被自己佔有了!想到这里,刘主任不禁喜悦地笑了出来,于是他开始缓缓地抽送起来了。

「嗯……」已经无力抵抗的Ting,感觉到小穴紧紧的缠住一个大东西。虽说自己是被强暴的,可是一旦被男人插入以后,身体自然会有反应,肉棒摩擦黏膜,撞击子宫的快感从肉洞的深处一波波的传来,让Ting受不了,她闭上了眼睛,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。

刘主任慢慢地抽插了数十遍后,Ting的阴道内,又是淫水直流氾滥成灾,让刘主任那根大肉棒,抽插得越见顺畅了,这时,刘主任把他的抽插速度提高,而且更越来越用力了。而Ting被刘主任这样粗暴的姦淫,使得她放声哀怨地呻吟着。刘主任现正在急喘着气,他看着眼前的Ting,一位漂亮的少妇,已被他姦淫得满身香汗淋灕了,娇躯已被汗水沾染得发亮了,一双不大但坚挺的奶子,更在他抽插的带动下得激烈摇晃着,而且还加上在他那根肉棒在Ting的阴道内进出所产生的噗吱、噗吱的声响,与及Ting那些哀怨的呻吟声。这一切,都令刘主任更为兴奋,更为起劲想把Ting姦个透。

刘主任是越干越起劲。他那根大肉棒,每次也狠狠地插进Ting的阴道最深处,他每次也要把那大龟头,重重的撞击到Ting的子宫内。现在像极一头疯了的猛兽的刘主任,更边姦淫着Ting,边放声的向Ting说出侮辱的髒话来。

「哦…哦…干的我好爽…我干死妳这骚货…看妳还拽不拽…喔…我早就想干妳了…妳那骚穴夹得我真爽啊……以后每天都要干妳…哈…还是人妻干起来比较爽……插的真爽啊……」

刘主任一边说着一边不断把抽插的力道与速度提高,他现已干得气喘如牛。接着,刘主任更把头埋在Ting的乳沟中。双手揉搓Ting着那对雪白的奶子,手指捏着Ting那肿胀的乳头,一面拉扯着乳头,一面把他那根大肉棒,用力的顶进Ting的小穴内,臀部开始快速上下的晃动着,Ting的小穴被他插得滋滋响。

「啊…嗯…啊…啊…嗯…」Ting被干的哎声连连,她没想到自己怎会这个样子,被强姦的了竟然还会产生快感,可是在刘主任的进攻下,蜜穴里传来阵阵的酥麻感,Ting根本就无法抗拒,不自觉的开始呻吟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刘主任见Ting开始呻吟,兴奋的叫道:

「哦…哦!妳…妳还……真…真够骚啊!开始爽了吧…怎幺样…我这根大肉棒干的妳很爽吧…Ting…妳真…真是…好干啊!妳那骚穴爽……爽死我了。」

刘主任双手把Ting的腿张的更开,低头看自己粗黑的大肉棒在Ting的身体里进出,每次粗黑的大肉棒进进出出时,Ting红嫩的阴唇就不停的被带进带出,肉棒上还带着白白的淫水。刘主任越看是越过瘾。于是把Ting的脚抬到肩上,这种姿势让Ting的小穴更形张开,刘主任整个人压上去,两只手压住Ting坚挺的乳房,Ting苗条的身体好似被对折一样,粉嫩的屁股被举高,肉棒刺得次次尽根,沙发也配合的「嘎吱嘎吱」叫。

「哎……啊……我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再……再……干啦……快…快拿出来,不要……天啊,啊……啊,啊……!我不行了……放我下来,求……求求你,停一停,啊……」

Ting一阵浪叫,纤细的臂膀从紧紧抓住沙发扶手,变成紧抱住刘主任的背部,尖尖指甲直陷入肉里,彷彿溺水的人抓到了浮木一样,大量的淫精直射而出,浪穴不停的收缩着,眼见是到了高潮。刘主任见Ting如此激动,自己其实也有点精关不固,便停止了动作,顺便休息一下,他紧紧的把Ting抱在怀里,只见眼前的熟女双颊晕红,媚眼如丝,娇喘不止,小浪穴还不停的收缩夹紧。

「Ting,舒服吗?干的妳爽不爽」刘主任问道。

Ting红着脸闭着眼睛不敢回答,只觉得自己的屁股都湿答答的。

「我还没射……再来…」刘主任说完就把Ting扶起,让Ting上半身趴在沙发上,白白嫩嫩的圆屁股高高翘起,刘主任一手扶着她的纤腰,一手调整肉棒的位置,龟头对正蜜穴,一下狠插到底,磨了一下之后又慢慢的抽出。

「这样舒服吗?妳老公有没有这样子干过妳?」不等Ting回答,刘主任双手从背后伸向前面,抓住Ting的奶子,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,刘主任知道Ting已经无法反抗了,便不再狠干,改用狠插慢抽的招数慢慢提高Ting的性慾。果然Ting似乎也为了追求快感,配合的摇动着屁股。

刘主任扶着Ting圆翘的屁股,开始做长程的炮击,整根肉棒完全拔出来后又再整根插进去,只撞得Ting好像发狂一样淫声浪语,手紧紧抓着沙发的皮面,一直把脸往沙发上挤,淫精浪水好像洩洪一样的的喷出来,刘主任每次抽出来,就喷到地板上,插进去时又是「噗滋」一声,淫水从结合的缝隙挤出来。刘主任这时也干的满头大汗,狠命的加快速度,Ting的小嫩穴也不停的收缩,她的高潮似乎连续不断的到来,刘主任这时感到大腿一阵酸麻。

「哦,我要射了!」刘主任低吼着,把肉棒深深的刺入Ting体内,火热的精液开始喷射到Ting的体内,喷得Ting又是一阵乱抖。

「哦…不行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射在里面………嗯…嗯…不行…不可以…嗯啊…啊…」Ting连忙激动的叫道。

「哈哈……来不及了……射的妳再生个baby…生的时候别忘了我的功劳…」刘主任哪里会听她的话,他把大肉棒狠狠插到底,抱着Ting的细腰,一抖一抖的将全部的精液射向Ting的花心,两人交欢停止后,都全身无力的趴在沙发上,这幺一战下来,Ting已是香汗淋漓,张大了嘴,不停的喘着气,沙发和地板上一大片湿湿的痕迹。刘主任也趴在Ting的身上休息,刚射完的肉棒还留在Ting体内一抖一抖的,每次抖一下,Ting就全身乱颤。

休息了一阵子,刘主任缓缓地把还没软下来的大肉棒从Ting的蜜穴内抽出。他刚才大量喷到Ting蜜穴内的精液,多到缓缓地从Ting的阴道内倒流出来。这使得他得意地笑起来!还无耻的向Ting说道:

「嘿嘿!真是爽极了。啊,亲爱的…和妳老公相比…我干得妳更爽吧!」

Ting在给刘主任那种狠辣的抽插后,早把她姦淫得连说话的气力也失去了。现在的她只能躺在沙发急喘着气,根本弄不清楚刘主任在说甚幺。

刘主任见Ting没有反应,就伸出了一根指头,在Ting的阴唇上拨弄起来,更一直撩弄到她的阴核上。这使Ting敏感得全身抽搐起来。

「喔…喔!求…求求你吧!饶…饶过我吧!别…别…别再弄了。」Ting只能微弱地哀求着。

「不说!…我干死你个小骚货……爽不爽?嗯?说啊…」

「和妳老公相比…谁干得妳比较爽?」

刘主任本就存心惩罚Ting,所以故意用一些难堪的问题问她。

「不说!…让妳再嚐点别的…」刘主任休息了一阵,虽然射了精,可是肉棒却不消下去,反而涨得疼痛。于是抓着Ting的秀髮,把他那根大肉棒贴到了Ting的面前,那呈现出紫黑色的龟头,及那阵浓浓的腥臭气味,已扑面而至了。这时刘主任生气的向慧芬说道:[!--empirenews.page--]

「看不出妳这幺骚…被强姦还会有高潮…真是骚…来…好好的替我吸乾净…」

没有待Ting的回应,刘主任便把那龟头擦向Ting的樱唇上,他更用力捏着Ting的鼻子,使得她喘不过气来因此张开了小咀,接着,刘主任便硬生生的把那根沾满精液和蜜汁的大肉棒,塞进Ting的樱桃小咀内。

「呕!」Ting立刻感一阵晕眩,强烈的男性气味直冲口腔,那感觉就像跟一个早上还未刷牙漱口的骯髒男人接吻,差一点让她吐了出来。

「快舔…妳没帮妳老公吸过吗?」刘主任一手抓住Ting的头髮,一手抓住Ting的奶子,腰部一挺,粗大火热的龟头直顶到Ting的喉头,让她连呼吸都困难。刘主任没有理会Ting的反应,只顾着抓着Ting的秀髮把她的头颅猛烈摇晃起来,大肉棒开始在Ting的小嘴内快速的抽插起来。

「噗……喔……噗……喔……噗……喔……」Ting忍受着炽热的肉棒狂猛冲击,口腔内因口交而大量分泌出来用以润滑肉棒的唾液,发出淫靡的吸啜声,与肉棒抵住自己喉间出出入入的痛苦而响起的呻吟声,循环的交织着,极尽淫蕩亵秽之能事。

「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Ting,啊,你真棒……好会吸……妳一定常帮妳老公吸…吸的我…好爽…」刘主任享受着Ting美妙的吸吮和嘤哼娇喘,汗水已湿透全身。

跪在地上的Ting,由于低着头身体下弯,看起来乳房更加丰满,可爱的粉红色的乳头已经胀硬而向上翘起。刘主任伸出手抓住Ting两个雪白的乳房,又抓又揉的玩弄着Ting的两个奶子。

「喔……Ting,啊……哦……好柔软的奶子,。摸起来…好爽…我要…抓爆这奶子」刘主任摸的直呼过瘾,更用姆指和食指轻轻地捏着Ting的乳头用力拉扯。

「啊………啊………唔………唔…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…啊………」Ting嘴里塞着刘主任的大肉棒,说不出话来,只能发出嗯啊的声音。

刘主任就这样在Ting的小嘴里抽送了一百多下,终于忍不住想射了,于是抱住Ting的脑袋,开始挺腰,粗暴而强悍地猛烈抽插Ting的小嘴。Ting的头被刘主任用手压住,无法逃避大肉棒的抽插,只好让刘主任的大肉棒不断地深入,只能用鼻子发出「哼哼、嗯嗯」的呻吟。这时候Ting的小嘴巴已经被大肉棒整个塞满,刘主任的大龟头已经撑开了Ting窄小的喉头,她的喉管感到无比的饱涨和烧灼,接着是隐隐的刺痛和咽喉像要被撑爆开来的感觉,Ting感到一阵金星乱冒的窒息感,她两眼翻白、鼻翼激烈地歙动起来。刘主任眼看着Ting好像被插的因缺氧而晕厥,他才连忙放开压着Ting头部的双手,同时屁股往后一缩,将深深插在Ting咽喉内的大肉棒退回到她口腔内。

这时候刘主任也已经到达了极限,伴随着全身触电似的抽搐,一股滚烫的热流涌了出来,一古脑的射进了Ting的嘴里,乳白的精液从她的口边流了下来。刘主任捨不得拔出来,在Ting的小嘴里温存了好一会,才恋恋不捨的把已经软软的肉棒拔了出来。

刘主任在Ting的小嘴和小穴里各打了一炮,积存多日的精液几乎消耗殆尽,累的赤条条地瘫在椅子上,Ting满脸泪水,面无表情地坐在地上,嘴角还流出残留的精液。刘主任本想:

「一不做二不休…乾脆把她屁眼也姦了…这辈子还没试过捅屁眼是甚幺滋味…拿她来试试……」

于是刘主任伸手拉起了Ting,让她坐在沙发上,Ting早已被姦的神智已一遍矇胧了,只能任由刘主任摆布。刘主任伸手摸向她的小穴,哇!早已经是汪洋一片,分不出是淫水还是精液。

看着满身汗水和精液的Ting,刘主任心想。

「哇!上下两个洞都被干的一蹋糊涂,没想到我这幺强…」

男人就是这样子,喜欢叫女人吞他们的精液,但是自己却绝不碰它。看到Ting满口精液,想到如果再亲吻Ting,势必会吃进自己的精液,刘主任突然失去了”性趣”。于是抓起一包面纸和地上Ting的衣物,丢到Ting的身上。说道:

「自己擦乾净,穿上回家吧!看妳被干的这幺爽…以后我随时都会来找妳爽一下。」说完,自己穿上衣服扬长而去。

可怜的Ting没想到自己只是在这所学校内当一名小小的助理,赚取那一点点的薪水,但她却万万料不到,竟然落到了这头色狼的魔掌中,惨遭上司的强姦。这漫长的一晚,这头色狼把自己强姦到筋疲力尽。

这时,Ting竭力地爬起来,她发现自己的身上甚至脸上,都沾满了一些液体,有些虽然乾了,但有些还滑滑的沾在身上,而整个阴户,就更是沾满了滑滑黏黏的液体来。已为人妻的Ting,当然知道这些是甚幺东西,她看到自己竟被蹧蹋成这样子,更是放声地痛哭起来了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哭了一阵子可怜的Ting穿回衣服后,跑到办公室对面的女生洗手间稍作清洁后,便马上逃离了学校的大楼。她刚步出了学校大楼,便发觉,这时已是清晨的时份了。学校内几乎毫无他人,使她感到更加无助和恐惧,只好赶紧跳上了自己的小MARCH车,赶快的开回家,离开这个让她受尽污辱的校园。但是她没发现的是……在大楼的一角,一双贼头贼脑的眼睛目击了这一切。

Ting回到家后,老公和孩子都已经睡了,Ting暗自庆幸不必多加解释,她便马上到浴室,将浴缸放了满满的热水,还把一整瓶的清洁沐浴乳倒下到浴缸里,接着她便把自己脱得清光,跳进浴缸里。现今,Ting感到满身的污髒,只希望借着沐浴乳,洗净着自己满身的污秽。

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离开

路过看看。。。推一下。。。